曝恒大去年内援顶薪已是税前500万 赢球奖远低足协标准

曝恒大去年内援顶薪已是税前500万 赢球奖远低足协标准
原标题:曝恒大去年内援顶薪已是税前500万 赢球奖远低足协标准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中国足协最近出台“限薪”和“中性冠名”两项重大举措之后,中超“金元十年”已经划上句号。下赛季开始,中超会变成怎样? 疫情影响下的中国职业足球2020赛季终于结束了,对所有从业者都是一场炼狱。 赛会制无奈之下,职业联赛的含金量和商业价值明显下降; 三级联赛所有俱乐部的营业收入都呈断崖式下滑; 中超球队在亚冠赛场的竞争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步; 球员和教练员在长期封闭的环境下作赛身心俱疲,不断被媒体和球迷的视线疏远; 其实,在足协执行“四大帽”政策的过去两年,中超的整体投资热度已经明显下降,新引进的超级外援已经绝迹,大部分本土球员的收入早就在足协最新的限薪水平线以下。以恒大为例,去年以来国内球员的顶薪封顶就已经是税前500万了,今年联赛和亚冠的单场奖金也远低于足协目前的限薪标准。 在今年特殊的赛制影响下,中超的观赏性明显下降是不争的事实,尽管中国足协最新“统计”出今年的场均净比赛时间比去年提高了10秒。 即使各队那些大牌超级外援,能像特谢拉、保利尼奥那样发挥出色的并不多见,诸如胡尔克、塔利斯卡等人都沦为球队“毒药”。 因此,即使在明年限薪规则下,哪怕各队的核心外援全部离开,中超整体观赏性的下降幅度也不会比今年更大, 胡尔克、佩莱已成为金元中超的回忆 真正受影响的无非是个别高收入的国脚和大多数外援。以胡尔克、佩莱为代表的等大量超级外援已告别中超,特谢拉能否留下尚且成疑,暂时不用指望归化一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各中超俱乐部下赛季在引援方面极其考验眼光,欧美一些主流联赛里价比高的实用球员将备受中超青睐。最典型的例子是广州富力,参与中超第二阶段的五个外援如今仅仅留下登贝莱一个。富力俱乐部目前已从欧洲和南美物色了四名价廉物美的新外援,他们完全符合足协的限薪要求,但能否最终加盟则还涉及到诸多操作性的细节。 不仅外援,下赛季很多中超球队的外教团队也要面临更换。薪水高低和成绩好坏固然是俱乐部投资人考虑这些外教是否留任的参考指标,但这些外教自身能否在精神继续忍受明年赛会制的煎熬则更为重要。 忍受不了长期封闭生活的范帅成为中超结束后首个主动请辞的主帅 例如富力的范帅,赛季一结束就主动以家庭原因选择请辞。恒大的卡纳瓦罗,目前已经在意大利家中度假,他是否重返广州并留任暂时还不明朗。 不过,即使卡帅能返回广州与恒大俱乐部高层见面商谈违约金,恐怕也已经是明年1月中旬了。恒大俱乐部绝对不会虚耗这段时间,郑智也好,傅博也罢,球队必然在1月下旬集结展开冬训。至于国安和上港,明年换帅都是大概率的事件。本土教练有望成为明年中国职业联赛的主力军。 虽然明年各中超的外援质量下降已无可避免,但中国足协有望通过扩大内援转会名额来增强中超国内球员的流动性。在限薪之下,此举有可能进一步均化各中超俱乐部的竞争力。 至于U23球员,足协的相关政策仍然存在,但已经不再成为拖累各队主教练决策的元素,因为真正能用的就那么几号人,用也要用,不用也要用。 至于中性冠名,如今仓促推出无疑对中国职业联赛雪上加霜。毕竟所有职业俱乐部的母体企业目前都处于寒冬之中,失去冠名将进一步摧毁他们对投资职业足球必要性的信心判断。 应届中超冠军江苏苏宁,不知道明年还会不会存在? 从目前来看,已有包括苏宁、泰州远大在内的各级职业俱乐部传出面临转手或解散的传闻,这都是投资人对失去冠名的主观反抗态度。 无论国安、鲁能、泰达、建业等超过20年以上的俱乐部如何抗争,中国足协还是坚持要他们换名。明年是否大量职业球队仿效恒大变“广州队”、富力变“广州城”(目前两队更名方案能否通过,还要中国足协最后审核)那样“简单粗暴”的易名案例? 至于外界鼓吹了几年的“职业联盟”,据悉本周中国足协内部召开会议商讨,届时联盟的领导班子将会敲定。但无论如何,未来的“职业联盟”依然缺乏实质性的决策权,只有模糊的“经营权”。 恒大的外援和归化球员明年还会剩下多少人? 明年,对中国足球最重要的还是国足征战世界杯40强赛。一旦国足无缘12强赛,“归化”的大门从此关上,由此对中超联赛产生的一连串负面作用也必将被放大。 2021年的中超,不管“已知”还是“未知”,一切好自为之!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